当前位置:北京金星创意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资讯语丝
语丝
2022-07-11

作者:王开林 来源:《广州日报》2010年2月16日

△我们再打拼一千年甚至一万年也不可能比目前的世界首富更有钱,但我们完全可以做到身体比他更健康,心情比他更愉快,欣赏文学、艺术、音乐时比他更从容,也更有水平,这并不是阿Q精神,这是明智的活法。

△有一种说法是,但凡人的心中,都有三头魔鬼,它们的名字分别叫“懒惰”、“冲动”和“自私”,它们或蛰伏,或跳踉,或破笼而出,使人犯错,甚至犯罪。若以勤奋根治“懒惰”,以冷静根治“冲动”,以慷慨根治“自私”,则如何?是否能使三头魔鬼变成三位天使?

△实际上,也得看情形而定。有时,懒惰一点应属休闲,冲动一点应属性情,自私一点应属本色,关键还是“度”,把握得好,三头魔鬼也未必可憎;把握得差呢?三位天使也未必可爱。走到极端,工作狂、冰美人都令人敬而远之,无私的慈善家,倒是大家欢迎的,可惜在现实社会不容易遇到。

△脑力劳动者每天若能拿出一个小时来做体力劳动,体力劳动者每天若能拿出一个小时来做脑力劳动,必大有裨益。“文明其精神,野蛮其体魄”,确属理想状况。

△过一种不违心的生活才是正途,但太难做到。

△胡适认为,做学问要有兔子的捷才和乌龟的静气。其实,成大事者莫不如此。人生太短暂,缓一缓,拖一拖,就黄了,就完了。岁月太匆忙,静一静,定一定,才能把握先机,抓住要领。

△作家若用文学来鞭笞假恶丑,就会以削弱美感为代价,善和真也会变成痛。但有时是良知使然,作家“直面惨淡的人生,正视淋漓的鲜血”时,不得不避虚就实。

△人不可只有形而上,最形而上的东西都植根于形而下。禅师曰:“闻到了屎的气味,离真理就近了!”此言耐人寻味。

△法国十九世纪实证主义哲学家孔德给世间男女下定义,很有意思:“男人是行为的动物,女人是感情的动物。”诚然,男人不作为(拿不出成绩),女人太冷淡(拿不出热情),就完全逆反了自己的角色要求,想在社会上大受欢迎,恐怕是不太可能的。“男人只要没有什么外界的阻难可以征服时便烦闷,女人只要不爱了或不被爱了时便烦恼”,法国作家莫罗阿如是说。当今社会则未必尽然,原因是男女越来越中性化了。

△在情人眼中出得了西施,在仆人眼中却出不了英雄,前者由激情造出幻影,后者由熟悉恢复实况。情不讲理,理也不讲情,这世界才因此参差错落,呈现奇彩和异色。

△“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”,这话令人心凉,但我们若学会了游泳,学会了驾船,孤岛就不孤了。人类由于孤独而产生哲学,由于沟通和交流的不得当不融洽而产生痛苦。

△岁月飞驰,有人寒心,有人快意,只有最终的结果平等,过程是不可能平等的。

△每个人都是岁月手中用过就丢的“萝卜图章”,这是悲观的念头。每个人都是雕刻时光的艺术大师,这是乐观的想法。二者的境界真是判若云泥啊!

△别人不愿以你为友,是可悯的;别人不屑以你为敌,则是可悲的。

△哲人如海,诋毁是徒劳的,任何污秽都无损于大海的洁净;哲人如山,褒赞也是徒劳的,任何荣誉都无增于高山的巍峨。

△“不忘本不只需要好记性”,此言不虚,还需要相应的作为,报答每一位恩人时,若能多给对方一点“利息”,那才真叫棒呢!

△我们是穿梭在时空之中的过客,来过,经历过,最终离去。时间无始无终,我们的旅程绝不会如此短暂。在另一时空,我们还会卷土重来。人类相信永恒,在时间的怀抱里,我们绝不会像夏日的冰激凌一样融化。

△美酒放入酒窖之后,无须主人再多加操心,除此之外,好东西都是不宜弃置的,若不闻不问,它们的品质必然降解。法国作家莫罗阿在《人生五大问题·论婚姻》中说:“人间没有一样东西能在遗忘弃置中久存的,房屋被弃置时会坍塌,布帛被弃置时会腐朽,友谊被弃置时会淡薄,快乐被弃置时会消散,爱情被弃置时亦会溶解。”世人多半都有喜新厌旧的精神趋向,可惜在此过程中,往往失算。轻于弃置者,最终两手空空。

上一篇:目的 下一篇:伯南克的袜子

请上wydclub.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。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,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